同志夫夫口述代孕故事

我们一直有一个美好的憧憬,就是某年某日,在某国,我们可以拥有合法的婚姻关系,还能合法地生育自己的孩子。

缘起

  我和我的BF结识,热恋,确定关系,是在2008年,那时候的我们被国内家庭里各种逼婚的压力压得精疲力竭,正在考虑办理移民。我BF是家里的独子,不想用任何假结婚或形婚的方式欺骗家里人和一个无辜的女生,唯一比较好的办法就是躲出去。但是工作,家庭都不允许我们奔赴国外去追寻自由与幸福,移民的想法被现实无情的浇灭了,时间一晃就到了2016年,在这八年的时间里,我们双方的家庭渐渐地也承认了我们在一起这个既定事实,双方家长在会晤之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妥协:允许我们在一起,但是要求我们一定要用代孕技术生育两个孩子,一家一个.

曲折的寻找过程

  我们先是尝试了国内的公立医院,但是国内的法律法规规定辅助生殖技术只可以给确诊不孕不育的夫妻患者做,而且也不允许捐卵.我们这样的gay couple,一定需要要他人捐赠的卵子的,无奈我们只好把目光放到了地下代孕链上.后来找到的一家位于长沙的地下代孕机构,能提供代母以及女性捐卵者,我们参观了他们的手术场所,位于一个民居的地下室,取卵,手术,养胎都要在这个很恶劣的环境下进行,而且在国内,地下代孕完全是非法的,该中介一开口就是一百万,考虑再三,我们不能接受国内地下代孕.

  不过,想找代孕的想法已经在心里发芽,东边不亮西边亮,在随后的日子里,我们把眼光投向了上海。

终于找到了合法的海外代孕服务

  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我联系上了上海的美董海外医疗咨询,经过咨询后我们得知,像我们这样的gay couple,既往在美董有很多的成功实例,经验丰富,海外的技术水平不仅领先国内,而且法律法规上也更为宽松,甚至在价格上都比国内有优势!

  于是,在16年底,我们踏上了海外代孕之旅,我们的正式代孕工程风风火火地开始了​!

  最开始,我和BF选择了同一个欧洲的的金发蓝眼的卵母,我们是希望共享她的卵子,让我俩的孩子至少在母亲的基因这一方面,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姐妹。而关于孩子的性别的考虑,我BF不介意孩子的性别,儿女他都喜欢;而我更倾向于要一个男孩,所以我要求额外对我的受精卵做一次PGS性别选择。

  经过取卵取精,回到国内,这本该是漫长等待的一个月,因为我们俩什么都不懂,就没心没肺地过去了。5月初开始,陆续收到负责任的美董的工作人员发来的过程报告,报告胚胎培养的天数,和每天的存活胚胎数量,我们才开始真正紧张起来。我BF的移植很顺利,有12颗胚胎,他第一次移植了2颗,首次孕检就成功怀上了,一个月后确定胎心,怀上了单胎。4个月后被告知是个男孩。而我的移植则充满了惊险。14颗胚胎去做了性别筛选,存活下了7颗,其中能看出性别的4颗,均为女生。剩余3颗无法判断性别。在中介问我移植哪一种时,我抱着仍旧希望生儿子的坚持,让他们移植了无法判断性别的2颗,剩余的冷冻了1颗高质量的女儿胚胎。5月中旬,真正紧张的时刻来了,那是一段只有在我高考,职业资质考试体验过的,让人无所适从,坐立不安的岁月。那段时间,每一封带英文的邮件到来都会引起我心脏的狂跳。首先到来的是我BF的好消息,他的孕母确认怀上了。而接下来是我的坏消息,我第一次移植失败,孕母没有怀上。

我的第二次移植

  第一次移植失败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样的感觉,至今还让我心有余悸,果然我还是不应该过度的索取,对操作有过多的非分的要求。不得已,我让美董海外再次移植,把剩余的唯一一颗冷冻的女儿胚胎移植给孕母。而这一次,在美董海外医疗的员工以及他们Pacclinic医师的高超技术和勤勉的努力之下,代母终于成功受孕了!

尾声

  现在因为我们的男宝和女宝,我和BF的联系更加紧密了,虽然现在孩子很多时候还是由我们双方的父母在轮流带着,但是这不影响我们这样另类的现代家庭其乐融融.反观我几个gay圈的朋友,那些和拉拉形婚或者找无辜女孩骗婚的朋友,要么是关系破裂,和女方就孩子抚养权上面打官司打的昏天黑地,要么就是在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身边,压抑的扮演好老公的角色;也有朋友尝试去领养一个孩子,但是福利机构根本不给同志伴侣领养的机会,和他们相比我们的境遇无疑是最好的.而这一切的幸福,都要感谢美董海外医疗的工作人员,以及Pacclinic医师的精湛临床技术!